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社會評價 > 詳細內容

讓傳統村落在“活化”中助力鄉村振興

論壇嘉賓:

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經濟學教研部教授徐祥臨

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竹立家

廣東省社會科學院環境與發展研究所莊偉光

作為嶺南文化的重要載體,傳統村落融自然山水、道德傳統、民俗民風、建筑美學于一體,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蘊,具有重要的歷史、文化、建筑、藝術、旅游等價值。在鄉村振興戰略中,傳統村落應該發揮怎樣的作用?還面臨著哪些問題?如何實現“活化”?《南方》雜志記者邀請三位專家圍繞這些問題進行深入探討。


嶺南文化的重要載體

《南方》雜志:在中國歷史文化中,傳統村落有著怎樣的價值?現階段進行傳統村落保護開發,對鄉村振興戰略有著怎樣的作用?

徐祥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根植于中國五千年優秀文化,而這些優秀傳統文化一個最重要的根基就在鄉村,尤其是在一些傳統村落。所以,在鄉村振興戰略中加大保護開發傳統村落力度,既是保護傳統文化的基本命題,也是新時代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基本命題。

竹立家:傳統村落,又稱古村落,指村落形成較早,擁有較豐富的文化與自然資源的村落。古村落承載著我們的歷史記憶與文化傳承,對于老百姓習慣信念的養成有著非常重要的作用。在鄉村振興戰略中,古村落既是物質文化的傳承也是精神文化的傳承,對新時代的精神成長有著滋養作用。另外,文化旅游是鄉村發展的一個重要方向,無論是歷史傳承還是經濟發展,文化都是一個很好的切入口。

莊偉光:古村落是民族和地域文化的源頭與根基。作為嶺南文化的載體之一,廣東古村落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蘊,具有重要的歷史、文化、建筑、藝術、旅游等價值。廣東古村落旅游開發與發展帶來的經濟效益、社會效益、環境效益,對古村落文化的傳承和可持續發展具有重要的促進作用。

《南方》雜志:廣東傳統村落有哪些特點?

竹立家:我去過廣東清遠、云浮、潮汕地區的一些古村落,與全國其他地方相比,我認為廣東古村落最突出的特點就是深刻體現了嶺南文化的典型特征,是向全國展示嶺南文化特色的重要載體。

莊偉光:廣東古村落是全國古村落保護較好、文化密碼最豐富的地區之一。從地域特點來看,表現出水鄉文化、山居文化、海洋文化的特點;在經濟模式上,表現出以農耕文化為主、商業文化并重的特點;從人口流動看,由于移民南遷及向海外拓展的緣故,又表現出移民文化、僑鄉文化等多樣性特點;從文化底蘊上看,古村落孕育了眾多的名人名家和非物質文化遺產,如孫中山、蔡廷鍇和潮州木雕藝術、佛山木版年畫、廣彩、潮州大吳泥塑、“石灣公仔”陶塑藝術等。


保護傳承面臨極大挑戰

《南方》雜志:當前傳統村落的保護開發,還面臨哪些突出問題?

徐祥臨:我認為主要面臨著硬件和軟件建設兩方面的問題。硬件方面,就是一些老建筑、村容村貌等被破壞比較嚴重。很多古村落中的傳統住宅,以前被破壞了一批,后來鄉村模仿城市建設又破壞了一大批。軟件方面,古村落一些有價值的文化符號,比如村莊文化、手工藝等,沒有得到很好的傳承。

其實,很多古村落的選址、建筑,以及人際關系,都充滿了人與自然、人與人和諧相處的智慧。比如中國人向往的桃花源,鄉村里黃發垂髫怡然自樂的幸福快樂場景,對我們今天追求美好生活有很好的啟示。

竹立家:現在一些地方在古村保護開發中造成了二次破壞,在修繕中因為規劃不當、開發不當,破壞了原來的歷史痕跡,甚至出現了重建古村的做法,不僅沒有文化效果,也沒有經濟效益。

莊偉光:廣東古村落地域分布廣,文化歷史積淀深厚,但隨著城市化步伐的不斷加快,導致古村落、古民居的保護主體大量流失,加速了鄉土村落文化的瓦解,形成對古村落保護傳承的時代壓力。

首先,城鎮化住房需求的提高和住房建設的加速擴張,造成房地產開發與旅游開發向農村拓展,引致大量古村落快速消失,只有極少數被當作旅游開發項目保留下來,但又由于在商業驅動下,過度開發導致破壞以及文化肢解,使得古村落難以有效得到保護和傳承,文化價值及商業價值難以有效實現。其次,缺少維護資金投入,大部分未對外開放,呈自生自滅態勢,嚴重制約了古村落的保護利用。再次,廣東大部分古村落的生態環境、布局規劃、村落建筑、基礎設施等,都遭受不同程度的破壞,古村落的資源稀缺性日益凸顯,保護傳承問題面臨極大挑戰。


最重要的是傳承文化內核

《南方》雜志:古村落承載了歷史文化,寄托了鄉愁,如何理解古村落保護開發,與城鎮化、現代化之間的關系?

竹立家:我認為傳統和現代化是相互兼容的,現代化的進程中,對傳統的傳承反而會顯得越來越重要。現在很多城市在發展中,面臨著這樣那樣的問題,鄉村在發展中,也面臨著各種問題,其實解決各自問題的一個重要思路,就是要做到傳統和現代之間的協調。古村落中的文化和歷史傳承,是我們加強精神家園建設的寶貴財富。

徐祥臨:中國傳統村落發展很慢,但一個重要特點就是人與自然的和諧、人與人之間的和諧,是一種可持續性的發展。現在的城鎮化和現代化,也應該把中國傳統農村優秀的文化基因繼承下來,這樣才能真正留得住鄉愁。

我去過廣東一些村莊,一個感受就是,除了傳統建筑之外,對傳統文化的傳承做得比較好。我們保護開發古村落,更重要的是要傳承文化內核。比如傳統文化、人際關系的傳承,都非常重要。

在保護中促進開發,在開發中尋求保護

《南方》雜志:保護開發古村落的關鍵是什么?如何才能讓古村落真正活起來?

徐祥臨:無論是鄉村建設還是古村落的保護開發,我覺得首先要明確為了誰。我們鄉村發展不是為了城市消費者,應該是為了在農村生活、在農村搞農業的農民。我們要把鄉村的傳統文化,人與自然、人與人之間的和諧傳承下來,這樣才能打造真正的新時代鄉村,也才有商業價值,才能滿足消費者的需求。如果只是把低層次的商業開發模式移植到鄉村,對鄉村發展和消費都沒有價值。

竹立家:我認為古村落的保護開發,應該走半公益化、可持續的道路,要避免純粹的市場化和商業化。不僅要有政府思維,也要有社會思維、市場思維。政府要做好規劃和指導,地方和民間社會力量要發揮主導作用。要把古村落建成古村落,保持原汁原味,同時可以把當地特色融入其中,把文化商品做好。

莊偉光:通過以旅游開發促進古村落的保護與可持續發展,在保護中促進開發,在開發中尋求保護,這對于建設美麗鄉村、幸福廣東,傳承嶺南文化,提高文化軟實力和國際影響力,具有重要的現實價值和深遠的歷史意義。

具體來說,對古村落的保護開發,應該做到:第一,加強理論研究和規劃導向,實現旅游開發與保護的可持續性。第二,加強開發與保護的制度性建設,提高旅游開發的有效性。提高相關立法對涉古村落保護與開發的條款的有效性。第三,創新旅游開發融資機制,調動全社會對古村落保護的積極性。積極探索建立適合于廣東古村落及其文化保護與發展的資金投入機制,建立政府為主、社會參與的多元投入機制,推動幸福導向型產業建設和旅游發展,為古村落保護與旅游文化產業的合作共贏提供有力支持。第四,深度挖掘整合文化資源,打造突出嶺南古村落風貌的旅游精品。深入挖掘嶺南特色的古村落建筑文化淵源,使得古村落成為城市休閑板塊的重要組成部分。